调查显示我国近岸海域水质“一般”
落子生态棋局 长江定调绿色
第三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全面启动

落子生态棋局 长江定调绿色

日期:2020-04-18 21:14点击数:

  落子生态棋局 长江定调绿色导读:在发展与保护的问题上,总会存在二选一甚至多选一的“两难”“多难”问题,长江经济带建设同样也不例外。【中国环保在线 污水处理】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长江拥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重要支撑。6300多公里的巨龙,浩浩荡荡,绵延九曲,卧在我国版图。长江流域覆盖19个省区市,惠及6亿人口,经济总量占全国45%,是我国横贯东西的黄金水道,也是承接一带一路的纽带。

落子生态棋局 长江定调绿色
2016年1月5日,是长江经济带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

这一天,在重庆调研的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定了向、定了调: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这是一盘纵横捭阖、关系到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的战略新棋局。

长江流域覆盖9省2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而伴随经济的快速增长、流域的大规模开发,众多工业、生活废水直接排入长江。有调查表明,长江已形成近600公里的岸边污染带。早在2012年,水利部水资源公告数据显示,全国废污水排放总量785亿吨中,有近400亿吨排入长江——几乎相当于一条黄河的水量。

当然,在发展与保护的问题上,总会存在二选一甚至多选一的两难多难问题,长江经济带建设同样也不例外。

建设调子大逆转

在此前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曾明确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而就在几个月前,长江经济带还在走大开发的路子。2015年9月,有媒体在报道长江经济带规划纲要时说,长江经济带是横跨东中西、连接南北方的重要轴带,有望成为中国经济脊梁,其将于沿海、沿江先行开发,再向内陆地区梯度推进,如充分发挥,将形成我国东中西开发的主轴带。

仅就沿江11个省市占全国四成的经济总量而言,把长江经济带形容为中国经济脊梁并不为过。2014年9月,国务院《关于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目的是进一步开发长江黄金水道,加快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

那时,经济是关键词。来自媒体的报道消息称,2014年12月,重庆市提出,至2020年,预计将在基础设施等领域投入1.2万亿元,着力建设长江经济带西部中心枢纽、内陆开放高地、新兴产业高地、国家中心城市,打造连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点。

2015年5月,地处长江之腰的湖北省发布旨在落实国务院意见的《关于国家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实施意见》,提出了祖国立交桥、长江中游核心增长极、内陆开放合作新高地、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区的发展定位。

几个月之后的2016年1月,长江经济带建设的调子出现了大逆转。随后,沿江省市党委政府很快形成共识。

三大污染源威胁长江生态

而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高层将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置于经济开发之上,缘于长江流域三大生态隐患已浮出水面。

一是工业污染源。近年来国家强化了对企业排污的监管力度,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效果。但媒体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调研时发现,沿江两岸许多企业将生产污水直排长江,烟尘四处飘散,在船上时常能闻到刺鼻的异味。

长江上游地区的矿产开发也给生态安全带来隐患。一些地方的尾矿坝就在江边,来一场暴雨,就会冲进江里,造成严重污染。公益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说。

二是生活污染源。近年来,长江流域各省市格外重视旅游产业发展,但由于配套设施不完善,旅游带来的餐厨垃圾和白色污染无法消解,不得不直接倒入江中,已经成为威胁长江生态的重要污染源。

三峡库区的一家农家乐负责人透露,旅游高峰时他一家每天接待四五百人,光餐厨垃圾就产生好几吨,全村有一二十家农家乐,每天有几十吨餐厨垃圾倒进江里。此外,长江上航行的很多船只,由于缺乏污水、垃圾的收集、存放、处理设施,餐厨垃圾、甚至粪便等未经处理也直排长江。

三是农业污染源。三峡库区环保部门一位负责人说,在长江流域降水量较大的时期,雨水淹积导致农田中的化肥大量流失,流入地下水或湖泊,后汇入长江。这些农业废水容易导致长江水体富营养化,藻类及其他浮游生物大量繁殖,加剧长江水体污染。

绿色地位持续上升

事实上,长江经济带概念刚刚面世时,外界惯常认为将是投资驱动,一些业内人士也以大干快上的传统思维衡量经济带建设。但随着近年来对生态环境的重视与日俱增,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中国对发展模式的探索显然又进入了新的阶段。

以拥有长江干线长部分的湖北省为例,早在2014年该省两会期间,省委书记李鸿忠在参加恩施、黄冈、咸宁、襄阳代表团审议时就提出,全省经济工作要坚持市场决定取舍、绿色决定生死、民生决定目的,这一表述被概括为湖北发展的三维纲要。

一年后,湖北省政府工作报告将三维纲要提法顺序进行了调整,将绿色决定生死提到了首位。在湖北省常务副省长王晓东看来,绿色超越市场被置于首位,表明湖北关于绿色发展的思路调整。

今年年初,湖北省又对2016年年度计划指标体系作出了调整,拟新增10项指标,包括劣Ⅴ类水体比例、万元GDP用水量等反映绿色发展的指标。加上此前保留的单位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等5项指标,绿色发展的指标共有7项,占整个指标体系的25%。不仅如此,湖北省还充分利用市场机制推动节能减排,开展碳排放权、排污权、节能量等交易试点,建立完善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的联动机制。

湖北省社科院长江流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彭智敏表示,几个驱动的次序发生了变化,绿色驱动变更到排首位,这样的变化与供给侧改革的大方向可谓一脉相承。

还有区域经济研究人士表示,东北污染严重、黄河部分断流、长江上游小型水电站首尾相连……从中央到地方都意识到发展长江经济带不能再以投资驱动为导向,必须以不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绿色驱动为导向,这除了同全国对生态环境的主观认识有关外,亦与当前严峻的环境形势息息相关。

(本文综合中国经济周刊、中国青年报、半月谈网、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