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限烟花爆竹时机已成熟 且听听民众后的抉择
环保产业“冰与火之歌” 退潮之后方知谁在裸泳
河北省推行水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

环保产业“冰与火之歌” 退潮之后方知谁在裸泳

日期:2020-04-27 09:01点击数:

  环保产业“冰与火之歌” 退潮之后方知谁在裸泳

  一级市场融资难,二级市场又碰上股市全面大跌——数据显示,2018年1月-6月环保板块下跌幅度高达27%,在所有一级行业中排行倒数第三。

  

 

  这场以资本寒冬为表象的危机,更多暴露的是部分环保企业自身的痼疾。退潮之后,方知谁在裸泳。

  一场主题相当正能量的行业讨论,却成了环保企业的诉苦大会。

  2018年7月14日,在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举办的2018中国环境产业高峰论坛上,谈到产业的重任与担当——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对话主持人、威立雅中国区副总裁黄晓军首先表态,企业的责任担当和积极作为不可或缺。接着话锋一转,直指环保企业当下的困境——融资困难、多家上市公司面临债务危机。

  对话嘉宾也都是企业大佬。他们接过话茬,谈起自己对这场危机的理解,蔓延至各个行业的去杠杆被屡屡提及。

  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的三大攻坚战中,前后两者正在发生紧密关系。

  顶层设计、气水土三个十条发布、环保督查的旋风,培育绿色环保产业的号召……频繁的曝光下,过去几年,环保产业的细分行业动辄号称千亿规模,吸引了大量热钱。

  然而,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宏观要求下,过去数年涌入到环保产业的钱被抽走了。融资困难的企业抵押工厂、终止正在进行的项目,甚至寻求金主重组以求生存的例子比比皆是。

  几家欢喜几家愁。对握有雄厚资本的国企和房地产企业而言,当下正是他们进军环保产业的绝佳时机。在近期一批环保企业的重组过程中,他们的身影频频出现。

  在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看来,这场以资本寒冬为表象的危机,更多暴露的是部分环保企业自身的痼疾。退潮之后,方知谁在裸泳。

  国企、房企,买买买

  2018年8月13日,雅居乐环保集团总裁李雪君得了重感冒,但只请了一天的病假。公司的另一名高管,凌晨一点才飞抵广州机场。李雪君说,从2015年该公司建立起,就一直这样忙碌。

  雅居乐环保集团是老牌粤派房企雅居乐控股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成长路径主要是收购——仅2017年,雅居乐环保集团就相继收购了14家环保公司股权。2018年,收购的脚步并未停歇,仅6、7两个月,就先后控股了两家环保公司。

  当下的环境对我们而言,当然是利好。李雪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以前是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在做,现在是同时做几个项目。

  雅居乐环保目前主营业务还是危废处理,离地产暂时有些远,李雪君希望未来将地产和环保结合起来:我们做水务的思路会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做水务是以市政为主,我们去做雅居乐小区的配套水务,包括楼盘自己的自来水厂和污水处理厂。他还认为,城市三旧改造中的管网更新、产业地产需配备的环保设施,都为雅居乐环保与地产的联姻提供想象空间。

  除了雅居乐,2017年底,还有多家房地产企业也在环保领域动作频频——万科子公司万科建发与首创股份共同设立环保平台公司,开展城市水环境治理、城市土壤修复、海绵城市建设等环保业务。

  被东旭集团控股后,上市公司宝安地产更名为东旭蓝天。东旭蓝天收购星景生态100%股权、开拓环保业务后,更剥离了全部房地产业务,是为了进一步聚焦环保主业……避免房地产业持续低迷带来影响,减少财务费用和资产负债率,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该公司公告如是说。

  买买买的除了房地产企业,还有央企、国企。

  盛运环保在2018年初爆发债务违约危机,赶来接盘的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为国有控股企业;上市公司*ST凯迪有逾期债务共计31.71亿元,该公司控股方阳光凯迪向中战华信托管其所持股权,中战华信是中国舆情战略研究中心控股的金融控股集团。

  此外,*ST凯迪披露,待公司资产处置及债务重组工作进入到稳定可控阶段、生产经营全面恢复后,该公司还将适时引入战略投资人,并特意将投资人限定为国资。

  济邦咨询董事长张燎坦言,出售控股权抢戴红帽子,是目前体制和企业自身很难大幅改变下,环保企业求生存的无奈之举。

  国企、房地产背景企业频繁出手参与并购、重组,底气还是不差钱。

  毕竟依托雅居乐控股,我们有更丰富的融资渠道,工商银行给过我们100亿的授信,还有中信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都给我们很多支持,我们好多额度都没用完。李雪君毫不讳言。

  他曾公开表示,2018年将继续投入100亿元、未来三年将共计投入超过200亿元,打造危废处理行业的千亿龙头。

  惨淡的卖家

  不差钱的跨界者,很缺钱的局内人,是环保产业正在上演的冰与火之歌。

  一名分析师透露,当前一些环保企业向银行贷款,利息高达7%-8%,企业借不到钱,只能去做融资租赁。中小型的环保企业又不像国企、大企业那样有土地作抵押,只能把厂房拿去做担保。日子是比较艰难的。

  环保企业们纷纷提到了去杠杆。

  从2008年开始,央行为刺激经济、增强流动性而多次降准、降息,为市场注入更多货币,俗称放水。去杠杆相当于把水从池子里抽走,这项防控金融风险的措施发轫于2015年底,2018年又提出了结构性去杠杆。

  环保企业猛然间难以适应。环保企业的信用等级普遍不是很高,也就更难从金融机构那里融到钱,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8年5月,环保龙头企业东方园林共拟发行的10亿元公司债最终只募集到5000万元,被称为今年最惨发债案。东方园林的信用等级是AA+,在平常年份已经够用,显然这个资本寒冬比料想的要更凛冽。

  东方园林发债大缩水引发了连锁反应,据《华夏时报》报道,有环保企业反映,有银行因东方园林发债缩水而放弃购买其他公司债券。

  一级市场融资难,二级市场又碰上股市全面大跌——数据显示,2018年1月-6月环保板块下跌幅度高达27%,在所有一级行业中排行倒数第三。

  如果把资金比作水,环保项目就是水养活的鱼,PPP项目因为普遍体量较大,更是环保企业眼中的大鱼。如今水抽走了,大鱼也很难生存下去。

  PPP,即政府-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由企业投资、设计、建造,完工后地方政府给予企业一定时间的特许经营权,期限结束,项目由企业转交给政府。

  PPP特许经营权存续期间,向企业付费的一般就是政府。张燎认为,除了企业本身变得不受银行待见,高负债下地方政府的信用问题是更重要的因素。金融机构不认为地方政府能够付得起,或愿意支付如此巨额的环保投入。

  南方周末曾梳理2005-2015年来政府在PPP项目中违约的案例,发现仅公开报道的就有65例,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2017年11月,财政部发布《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业内称92号文,各地开始陆续严控PPP项目入库,一些已经签约的项目被迫中止。当92号文拴住央企们做PPP的手脚,金融机构发现要给民营企业的大型环保PPP项目融资时,又开始犹豫了。张燎说。

  眼花缭乱的资本操作

  据中国水网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31日,2018年环保市场共发生并购50起,涉及金额334.27亿(其中16起未披露金额)。与之相比,2017年全年的收并购规模只有385亿。

  上海腾韶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张益对南方周末记者感慨道,市场给故事放大了,政府的财政支付能力给PPP放大了,公司实力给带杠杆的资本放大了,企业规模给带泡沫的股价放大了,技术水平给能说会道的嘴巴放大了。每一个环节都存在痼疾,去杠杆的外部压力一来,环保企业的虚假繁荣顷刻倒塌。

  金永祥认为,这场危机暴露的其实是环保企业本身风险管理能力、项目评估能力和财务管理能力的不足。有些公司超出自己实力拿了很多项目,把抗风险能力降到了低点,当环境变化时就非常艰难。

  今年以来,一些上市环保公司董事长纷纷辞职,成了行业一景。其背后是深重的债务危机。

  债务爆雷的安徽盛运环保董事长开晓胜已于2018年3月30日辞职。在他辞职前后,盛运环保被爆出2017年巨亏近13亿,以及截至2018年8月7日共计拖欠52项、近13亿元债务的负面消息。但从2017年至2018年3月盛运环保中标或签署多达18个项目来看,这家企业仿佛还风头正劲。

  债务危机下,是让人眼花缭乱的资本操作。

  2018年3月31日,金洲慈航公告称,盛运环保持有该公司的1.57亿股股票被司法冻结,而这笔资金的绝大部分是盛运环保从兴业证券融来的4亿元初始交易本金——相当于一家环保企业融资来炒股。

  2017年前,神雾环保旗下两只股票神雾环保、神雾节能表现亮眼,被称为神雾双雄。2017年5月,知名财经博主叶檀财经发文质疑神雾环保与子公司进行关联交易,关联交易营收占其2016年总营收的74.32%。随后,神雾环保开始陷入股票下跌、债务违约的怪圈,不可自拔。至今,神雾已欠下130亿元债务。

  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了浦华环保、盛运环保、永清环保、神雾环保、高频环境、新中水、上海泰欣、博恩环保、博海昕能环保、国丰新能源、科融环境、华江环保、科盛环保等13家公司,均未接受采访。

  这些公司覆盖并购方和被购方,情况不一而足。有表示内部有点乱,不方便领导出差等过段时间吧,也有接通后听闻是记者便匆忙挂掉电话或是一直通话中、无人接听的情形。

  伏尔泰曾说: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是自己的责任。

  融资炒股、资金在自己的体系里打转,说明这些行为违规的环保企业已经不去聚焦主业,而是玩高风险的资本游戏。可能是觉得环保来钱慢,资本市场来钱快。一位业内人士感叹。

  前述分析师则透露,这几家公司在违约之前,在资本市场的形象就很一般,他所在的投资机构都不太愿意去覆盖。这跟老板的理念有关系。本质上是企业的杠杆加太高了,企业自己风险偏好太高,又碰上政策收紧。加上企业债权今年集中到期,风险就出来了。

  有些环保企业‘装神弄鬼’式地推销它们的技术方案,故意做大建设投资,不是想靠后期运营的效果,而想从工程利润、环保设备销售上快速回款收回投资,这种短视的竭泽而渔做法也让政府和金融机构失去信任和信心。张燎直言。

  张益则表示,相对而言,固废处理行业因为需求比较确定、产业较成熟,在这一轮资本寒冬中受冲击较小。较明显的是水环境综合治理这样刚刚起步、不易量化治理效果的领域。这些领域充斥着讲故事带来的泡沫。

  洗牌与重生

  除了有钱,雅居乐环保集团的另一个特征是对PPP的态度较谨慎。

  房地产运营出身的李雪君,习惯于观察数据。每一个项目的规模、销售定价、利润、成本,我都会挖到最末端,才能得出其前景是否光明这样的结论。对PPP,我觉得投资太高,钱不一定那么好赚,所以我会相对谨慎。

  去杠杆下,PPP项目会从过度繁荣回归理性,项目质量有所提升,也日益成为业内共识。去杠杆阻止社会资本和金融机构在PPP项目股权融资上肆意加杠杆,无疑是正确的。张燎称。

  金永祥觉得,整个环保产业的前景还是被看好的,所以多数危机中的环保企业没有倒闭,而是接受重组。

  国家的环保政策对产业持续利好,也还有很多环境欠账没有还上,市场肯定是在的。另一方面,我们起步是在工业危废领域,这个行业还没有充分竞争,目前几个标杆企业市场占有率都不高。而我国危废处理能力缺口还很大,这是个机会。谈及雅居乐进军环保的逻辑,李雪君说道。

  在并购和重组中,老总们最担心的是丢掉大股东地位和管理权。但扩张过快的环保公司在环境变化时,从资本市场和银行融资都困难的情况下,当然会缺钱,通过稀释股权稳定公司规模是正常的。金永祥说。

  清新环境总裁张根华在前述2018中国环境产业高峰论坛上则呼吁,环保企业要加强自身技术和模式创新。过去的5年时间里,我们重新梳理做过的项目,发现在技术、工业路线的选择包括工程质量的把关上都存在问题。而技术还有工程质量本就是环保企业自身应该扎扎实实做好的事情。

  资金短缺下,环保企业面临洗牌,以国企和房地产为代表的跨界者则摩拳擦掌,一场鏖战在所难免。

  上述分析师道出自己对跨界者扩张步伐的忧虑:对危废处理这样专业化的领域,环保企业需要沉下心来做积累。危废处理技术难度高、安全风险大,如果短期想吃成个胖子,可能会是一个问题。如果不那么急,都还可以弥补。

  2018年6月22日凌晨,河北秦皇岛市徐山口危险废物处理厂发生一起火灾。6月29日,当地环保局初步调查结果显示,该事故无人伤亡,对现场空气和地下饮用水抽检结果合格,但并未给出事故发生原因。而这家危险废物处理厂正是一家跨界环保企业的控股公司。

  

 

  2018年6月24日,央行宣布降准,共释放资金7000亿,用来债转股及支持小微企业贷款。7月18日,央行窗口指导银行,将额外给予MLF(中期借贷便利)资金,用于支持贷款投放和信用债投资。第二天,银保监会也召集多家银行,就做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服务举行座谈会。

  (来源: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