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实现商业化利用 生物质能仍需跨越三道坎
环境监测设备采购大单不断 行业未来前景向好
新一轮造车热潮持续升温 新能源汽车市场风正劲

2020实现商业化利用 生物质能仍需跨越三道坎

日期:2020-05-11 21:33点击数:

  2020实现商业化利用 生物质能仍需跨越三道坎导读:《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已于近日印发。《规划》明确,到2020年,生物质能基本实现商业化和规模化利用。【中国环保在线 清洁能源】来自媒体的报道消息称,12月5日,国家能源局印发了《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对我国生物质能可再生能源发展作出具体规划,提出到2020年,生物质能基本实现商业化和规模化利用,生物质能产业新增投资约1960亿元。2020实现商业化利用 生物质能仍需跨越三道坎
国家能源局12月5日发布通知称,《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下文简称《规划》)已于近日印发。《规划》明确,到2020年,生物质能基本实现商业化和规模化利用。

《规划》明确,到2020年,生物质能年利用量约5800万吨标准煤。生物质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500万千瓦,年发电量900亿千瓦时,其中农林生物质直燃发电700万千瓦,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750万千瓦,沼气发电50万千瓦;生物天然气年利用量80亿立方米;生物液体燃料年利用量600万吨;生物质成型燃料年利用量3000万吨。

与此同时,截至2020年,生物质能产业新增投资约1960亿元。其中,生物质发电新增投资约400亿元,生物天然气新增投资约1200亿元,生物质成型燃料供热产业新增投资约180亿元,生物液体燃料新增投资约180亿元。预计2020年,生物质能合计可替代化石能源总量约5800万吨,年减排二氧化碳约1.5亿吨,减少粉尘排放约5200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140万吨,减少氮氧化物排放约44万吨。

据公开资料,生物质能作为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具有绿色、低碳、清洁、可再生等特点。加快生物质能开发利用,是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重要内容,是改善环境质量、发展循环经济的重要任务。在业界资深人士徐光瑞看来,《规划》的印发,直接影响的是能源行业,但从生物质能乃至可再生能源整体占比情况来看,《规划》更多作用在于前瞻性布局和战略卡位,短期内对能源结构的优化比较有限。与传统能源行业相比,生物质能具有可再生、污染低、分布广等特性。从全球外部环境约束以及我国可持续发展内在诉求两方面来看,生物质能发展符合未来能源行业的发展方向。

徐光瑞进而指出,从我国能源结构和发展环境来看,中长期我国生物质能发展前景广阔。一是我国生物质能资源非常丰富,农作物秸秆、农业加工剩余物、林业木质剩余物资源量超过7.5亿吨可作能源使用;二是随着碳化等技术的不断突破,原料成本将不断降低,大规模商业化逐步成为现实。总的来看,生物质能有望成为继煤炭、石油、天然气之后的又一大能源,是未来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根据国家能源局测算,到2020年,生物质能产业年销售收入约1200亿元,生物质能产业新增投资约1960亿元。但是生物质能在中国发展并不顺利。统计资料显示,我国生物质资源丰富,能源化利用潜力大。全国可作为能源利用的农作物秸秆及农产品加工剩余物、林业剩余物和能源作物、生活垃圾与有机废弃物等生物质资源总量每年约4.6亿吨标准煤。

然而,截至2015年,生物质能利用量约3500万吨标准煤,其中商品化的生物质能利用量约1800万吨标准煤。这意味着《生物质能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的‘到2015年生物质能年利用量超过5000万吨标准煤’的目标并没有实现,与风电、光伏发电等其他再生能源远远超过既定目标形成鲜明对比。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卫权指出。

从资源和发展潜力来看,我国生物质能还存在社会各界尚未形成共识、开发利用经验不足、专业化市场化程度低、标准体系不健全等主要问题。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受制于我国农业生产方式,农林生物质原料难以实现大规模收集,一些年利用量超过10万吨的项目,原料收集困难。畜禽粪便收集缺乏专用设备,能源化无害化处理难度较大。急需探索就近收集、就近转化、就近消费的生物质能分布式商业化开发利用模式。

同时,我国生物天然气和生物质成型燃料仍处于发展初期,受限于农村市场,专业化程度不高,大型企业主体较少,市场体系不完善,尚未成功开拓高价值商业化市场。纤维素乙醇关键技术及工程化尚未突破,亟待开发混合原料发酵装置、大型低排放生物质锅炉等现代化专用设备,提高生物天然气和成型燃料工程化水平。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初具规模的生物质能产业要想实现商业化,还需解决成本高、技术低和燃料难收集等三大问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指出,尽管生物质能燃料多样,但很难收集。为节约成本,地方企业收购秸秆的价格较低,不足以支付农民整理、运输秸秆的成本,因此不少农民宁愿在田地里将秸秆烧了,也不愿做亏本买卖,由此形成了恶性循环。

生物质能涉及各个领域,要实现生物质能的商业化,还得出台细化政策,让各个部门协同联动执法,中国能源网信息官韩晓平建议称,对于生物质能发电厂成本过高的问题,政府可以考虑加大补贴力度,让电厂健康运营。2016年9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意见稿)》,提出要适当降低分布式光伏补贴标准,但生物质能发电将继续执行国家定价,此举被业内看做是对生物质能发电价格的另一种支持。

此外,韩晓平介绍说,生物质能除了可以发电,也可以炼成柴油,目前普通民众对生物质柴油接受度较低,政府部门则可以作出示范,给市政车辆配备生物质油,帮助这类油品更快的走进社会,实现商业化。

(据人民网/杜燕飞、经济日报/王轶辰、北京商报/林子、21世纪经济报道/王尔德、证券日报/苏诗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