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年度省级治气投入已近亿
新能源产业突进被叫停 短期内光伏将雪上加霜
长江修复行动快步而来 摸清排污底数将“打头阵

新能源产业突进被叫停 短期内光伏将雪上加霜

日期:2020-05-21 13:57点击数:

  新能源产业突进被叫停 短期内光伏将雪上加霜导读:一段时间以来,新能源补贴将大幅下调在行业内已有过吹风。截至2016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累计达到550亿元,原有的补贴模式难以为继。【中国环保在线 清洁能源】一段时间以来,新能源补贴将大幅下调在行业内已有过吹风。近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表示,新能源产业发展所面临的困难和矛盾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弃风弃光的问题比较突出,二是财政补贴资金缺口较大。截至2016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累计达到550亿元,原有的补贴模式难以为继。决策部门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关于产业发展未来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选择遇到了现实的挑战。

新能源产业突进被叫停 短期内光伏将雪上加霜
10月17日,国家发改委将召集多个部门和大型发电企业、电网企业人士召开座谈会,听取各方对调整新能源标杆电价的意见建议。新能源行业人士认为,这是发改委对《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进行第二轮征求意见。《意见稿》提出,拟大幅下调光伏等标杆电价。这在业内引发激烈讨论,多数观点认为下调是必然趋势。

这次是第二轮征求意见,之前相关部门已向各省级政府征求过一轮意见了。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政策研究部主管彭澎介绍说。

《意见稿》提出,将下调风电、光伏补贴力度,其中三类地面光伏标杆电价下调幅度降幅在23.5—31.2%之间,分布式发电项目的补贴标准也计划大幅下调近四成,远远超过行业预期。《意见稿》发布后,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发出了《关于光伏标杆上网电价调整意见征集的紧急通知》,征求会员企业的意见,并计划汇总后上报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

新能源补贴为何计划大幅下调?这似乎能从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近日的公开讲话中找到答案。李仰哲称,截至2016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累计达到550亿元,原有的补贴模式难以为继。决策部门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关于产业发展未来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选择遇到了现实的挑战。

下调幅度之大远超外界预期

根据《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征求意见稿)》,相比此前预期,发改委的调价幅度更大,以光伏上网电价为例,地面电站一类、二类、三类资源区上网电价拟调整为0.55元、0.65元和0.75元,相比现行的电价标准分别降低了0.25元、0.23元和0.23元,新政策执行时间为2017年1月1日。

对于利用建筑物屋顶及附属场所建设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对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的分布式光伏发电实行按照全电量补贴的模式,补贴标准分别为:一类资源区0.2元/千瓦时、二类资源区0.25元/千瓦时、三类资源区0.3元/千瓦时,补贴资金通过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予以支付,由电网企业转付。

对于海上风电,发改委明确将区分潮间带风电和近海风电两种类型确定上网电价。2018年12月31日以前投运的近海风电项目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8元(含税,下同),潮间带风电项目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7元。

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的下调,一方面将有效缓解当前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越来越大的缺口问题,但是对于新能源企业则会带来较大的影响,尤其是光伏电站投资者会面临较大的盈利压力。

虽然目前发布的是征求意见稿,但根据以往惯例,后出台的政策基本不会有太大调整,政策导向下的新能源产业将会在倒逼中加快发展,尽快向着平价上网的那一天迈进。

光伏补贴或大幅下调

新能源发电行业将迎来补贴退坡,光伏发电尤甚。

国家发改委在上述《通知》中提出,根据当前新能源产业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情况,将适当降低保障性收购范围内2018年新建陆上风电和2017年新建光伏发电等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

其中,新的光伏上网电价将继续分三类资源区执行,一类地区覆盖宁夏、青海海西等地,上网电价为0.55元/千瓦时;二类地区覆盖北京、天津等地,上网电价为0.65元/千瓦时;除一、二两地区外的三类地区,上网电价为0.75元/千瓦时。而目前光伏上网标杆电价执行的是2013年7月出台的标准,三类地区价格分别为0.8元、0.88元、0.98元。两相对比,本轮光伏标杆电价的降幅分别达到了23%、26%、31%。

此外,屋顶分布式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的光伏发电补贴,也由目前执行的0.42元/千瓦时,下调至一类地区0.2元/千瓦时、二类地区0.25元/千瓦时、三类地区0.3元/千瓦时。上网电价一次性下调约30%,这是很多业内人士始料不及的。业界资深人士单丙浩介绍说,《通知》不仅大幅削减了地面电站的补贴,分布式光伏补贴也从此前一刀切式的执行标准,改为分类执行,高降幅甚至超过50%,这让本就盈利空间微薄的分布式光伏发电,基本失去了盈利的可能。

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专业副会长曾少军接受采访时称,由于此次《通知》提及的电价调整方案将对我国光伏产业未来发展影响重大,10月9日,商会发布了《关于光伏标杆上网电价调整意见征集的紧急通知》,征求会员企业意见。10月17日,国家发改委召集包括商会在内的多部门和大型发电企业、电网企业召开座谈会,继续征集各方看法。虽然《通知》为征求意见稿,预计正式文件中电价下调措施将有缓和,但国家发改委此次提出大幅下调电价,已对光伏行业发展信心造成冲击。

企业担忧

一位光伏浙商高层就上述网传的征求意见稿感到十分担忧。以0.98元、0.88元和0.80元等现有的三类地区光伏标杆电价来看,假设明年的新能源光伏标杆电价降至意见稿中的0.75元、0.65元和0.55元,下调幅度将高达23.46%、26.13%和31.25%,超越了2016年的调价幅度。而一旦实现上述高31%的电价调整,并不利于企业的有序发展。

1年以来,光伏产品价格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虽然2016年上半年市场需求火爆,很多公司已经无组件可买,但第三季度市场一落千丈,不少电站投资商早已不再抢货,而是等着价格的继续下探。现在,整个市场确有回调,但相比今年好时期,各路组件产品的报价都跌去了30%以上。组件一旦下跌,电池、硅片及多晶硅、周边配件价格也会随时变动,整个产业链所承受的压力极大。电价若再下滑,那么组件等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价格可能继续一蹶不振。

而事实上,下调标杆电价是理所应当的,这是国家发改委依据电价退坡政策而执行的,终达到不给企业发出补贴、使光伏能平价上网的目的。但是调价可能需要依据企业的实际情况、现有困难及电站建设目标、上网并网、限电等多重因素制定合理的价格。国家发改委征求各方意见,也是出于此因。前述浙商高层说道。

据了解,部分与会人士除了希望电价降幅不要太大之外,也请国家发改委修改调整的时间点,如从以往准备调整的2017年1月,改为2017年6月底,因为如果是从2017年1月执行新的电价,意味着今年7月开始的新电价政策也仅有半年有效期而已,给电站建设参与各方的时间不足,更重要的是使得电站的回报率短期内继续走低。